站长/总编:郭珺执行总编 :姜柏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戏剧

戏剧

圆梦

2015-10-8 ? 来自:韩城作协网 ? 点击:1239?

?

圆梦

?

编剧??王彦斌?

2013822

时间:2013年高考到开学

特定场景:农家小院

人物:韩石成??六十岁??简成:()

??????????敬梅、二十岁??????????()

???????????学、十九岁、?????????()

????姑姑、五十岁()

????高义梅、四十多岁????????????()

????群众:甲乙丙丁

?

?

?

?

(农家小院一派欢乐祥和的气氛)

韩:(从外进门,放下卖豆腐的担子)(梅出来给父倒水)(学从屋内出来)

学:爸!高考成绩出来啦!

韩:咋个样?

梅:我俩都上了一本分数线……不理想……

韩:好……(哈……)这十年寒窗,苦没白受……爸当年差十几分没考上……

梅:你们哪时只录5%不到……放到现在也不错呀!

韩:不说了,爸的梦总在你们身上圆了……是得庆贺一下……

梅:爸:要庆祝小就点,把我姑叫来……

韩:不……再过几天……七月十日是我生日……

学:对呀!今年是爸的六十大寿,辛苦一辈子……也应该过……恰逢我俩也都考上……

梅:是献给老爸的生日礼物……

韩:过生日事小,借此把学校的老师乡亲们,该请的……请来,一块喝上几杯……表示……

梅:(思……)好……也好……

学:我举双手赞成……

韩:梅子的意思我明白,觉得靠提豆腐担子挣俩钱不易,可该花的一得花……前年你妈从病到去世一年多,梅子休学在家,班主任亲自到咱家?

劝你返校,学校减免了部分学杂费……

梅:要不是张老师、王校长,我真没打算再上……

学:爸!你说咋办就咋办,听你的!

梅:人常说,孝顺孝顺就是要顺着老人的意思……

韩:(哈……)对!一来过生日,二则谢师,三下……把周围好心人都请上……(姑提东西,梅。招呼)

姑:老哥!听说高考分数下来……我特来看……

韩:(故意逗)考的都不怎么样!……(梅、学、敬)

姑:到底考上没有?

韩:没有……姑:考上也好,考不上也罢,行行出状元……明年再考……

韩:我是说没考上“北大”“清华”(哈……)

姑:我估摸着差不多,还真吓了我一跳……

韩:都上了一本线啦!

姑:哪就好!恰好你六十大寿,庆贺一下,她姑父在南方打工回不来,打来电话,特别叮嘱……

梅:姑妈!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和我爸想到一块啦!

韩:常言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前两年她妈病倒!有多少好心人帮忙……当时咱也顾不上趁此……

学:反哺、跪乳,叨僵湿草,动物尚且如此,何况……

姑:我娃到底有知识,为人就得知恩图报……韩:就这么定了,咱也搞个“谢师宴”……学子,去订餐

学:好!下(群众甲、乙、丙、丁)上

甲:老哥!听说咱俩娃都上了一本线,该庆贺一下,

乙:现在大伙外日子是吃甘蔗、上楼梯,节节甜,步步高要是和一家飞出两只金凤凰比,还差点。

丙:老哥家为咱小山村争了光,要是我请全村人都高兴丁:娃他爸让我先买了一串炮,响头彩(甲点炮)

韩:(笑)行么,只要大家抬举,咱是旱哈棋支桌子腿硬撑都要撑下去……(摸头……梅见)

姑:硬叫挣死井,不能退了坡……梅:爸!你先躺一会,姑,近来他老讲头晕…

姑:正天起早贪黑没黑没明的干。娃放假了,尽量让她们下午去医务室检查一下,

韩:没事(大伙议论,演员自由发挥)

甲:她姑说的对,检查一下还是好……?

(切换镜头)?

(敬学在村口,订餐回来碰见义,叫高支书(急改口)大婶

义:听说你姐弟俩都上了一本分数线,支部和村委会专题讨论此事,正准备支你家,有啥困难只管提,尽力解决,责无旁贷。

:录取通知还没下来,我爸让我去订餐,刚回来,准备去请你……

义:咱这小村子出了两个高分在你家,这是村上亮点,闪光点,我这当支书的脸上也光,是这,给你爸说一声,多弄几桌,款不要你管,我想?

法解决

学:哪怎么行?

义:你妈去世才一年多,听说还拉了外债,况且,上学需一大学费……(沉息)这还是个大事,对,不用愁。无论如何都要照看你俩去上学。

学:谢谢大姐!

????(切换镜头)

????(韩家院内,韩跌倒后昏迷不醒,众帮忙)

学:(进门口叫)!餐定好了……()

梅:快打电话叫救护车……(给姑打电话叫)姑妈快来我爸急病(群上)

甲:()我这里八百元先拿上、

乙:我身上有三百(给梅)

姑:(急上见此情)我带了一千(梅把钱都给姑)

丙:我回家取钱去()(救护车声)

梅:对丁(大嫂,你招呼下我去了)

丁:若住院需要什么,打电话,我叫她爸送去!

梅:唉!

甲:唉!真是绳从细处断,前年她妈刚去世,这回又……

乙:她妈哪是瞎子跳崖哩!脚步子攒到哪儿下去不可,得下外瞎

????瞎病,天皇老子都没办法

丙:但愿能救活治好,唉,真是跛子腿上拿棍敲1

丁:可怜的两个娃,该咋办?(支书上)

义:大伙都在这儿,在半道上听说出了事,大家伸手帮帮老韩家,决不能因为这,耽误娃上学。

众:是呀!

义:咱省安康余家三姐妹父母双亡,奶奶又去世,大伙献爱心,已让三个娃生活有着落,都上了学

丁:人家能做到咱们也能做到就靠支书你牵头,

甲:自村小,并不富裕,要供俩娃上学,还是力不从心

乙:这是实话,咱几个不是初中没考上高中,就是高中没考上大字,十年寒窗,说啥也得让娃上……

丙:添不上斤,添两,人心齐泰山移!

义:好!……我联系一下报社记者,动用社会力量爱心接力,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对甲,你去医院一下,让梅子写份申请……(电话响)()??

?喂!哪是?……马上送来…(对甲)这是两元你带去,(对大伙)老韩得脑血栓,得住院)

甲:好!()

乙:高支书,你带领大家一定要争这口气

丁: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有什么要办的事,尽管吩咐、

义:好

(十天后)

(韩家小院,屋内躺着韩,目光呆滞……)

梅:(在另一屋内和学谈话,韩有所闻,挣扎着爬出屋外听)学娃,只有这一步可走,我照管爸,你去上学!

学:姐,咱妈病倒,你侍候了一年,这次再不能拖累你,我留下!

梅:好弟……呀!你是男娃,将来成家立业,立门顶户,等你上完大学,再安排我不迟。

学:说哪里话,还是老观念,每次我都听你的,这次不行(老韩眼泪夺眶而出,梅发现,和学扶韩回房)

韩:难为我娃了,梅子爸这几天晚上睡不着给医生说开些安眠药……

学:你是病了想的太多,我们已经长大,哪头重哪头轻,掂的来

韩:唉!我差点忘了,“谢师宴”退了么?

学:住院第二天就退了……??

韩:人家……

梅:放心,人家也是通情达理的,如今咱市讲的和谐韩城,富裕韩城,人文韩城……

韩:不说了!只要没难为娃就好!

学:爸!心放宽,一心养病,早日康复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1

梅:爸,(逗开心)我们还想吃你做的豆腐脑呢!

韩:别再说傻话了,勺大碗小,爸心里有数,……这辈子就这个样了。

学:医生说,按时吃药,适当锻炼,一定会好起来的……

韩:哪是给病人宽心哩!咱村有几个和我一样的病,能保住命是烧高香,积了天福了……(学下:买药去了,支书上)

义:韩兄,看你来了,这些天好些了吧,

韩:来了就好,拿这干啥

义:给娃的学费凑的差不多了,你住陆院时开了个会,场面真感动人,乡亲们你一百,他八十,有小朋友的压岁钱,后沟大娘卖鸡蛋的钱(给梅?

)共六千,你先收着。

梅:代我向全村人示感谢!

义:这是两份表,你填一下,政府扶贫助学款每人两千。

梅:学费够了就别……(给姑打电话)钱够了就别再借了

义:看你说的哪里话,多少我心里有数,快填好,剩下的你就别管(猛,想起)你在医院见到记者了没?

梅:(填表)见着了,记者写了篇“姐弟怎圆大学梦”让我看了,核实下内容……

义:哪就好!

梅:大婶!我已决定留下照管爸,让弟去上学1

义:哪怎么行,(沉思)这到是个事。

韩:唉!要是没我,一天云就散了……

梅:面对现实,别无选择,等我爸病好转,能自理,我干啥都行,完全有能力挑起这个家

义:(自言自语)多好的孩子……这还得好好筹划……(姑上,提东西,梅招呼)

姑:高支书,幸亏你跑前跑后,集资捐款,让娃一辈子记住这些好心人。

义:是的,(看手表)你们在,下午还要约见两家企业老板,()

学:()姑,给我爸买药刚回来

韩:那就好

学:医生叮咛,每晚一片(韩伸手要)喝时??给你一……(十天后)

义:韩兄,这下把问题解决了,(给梅)这是四千元扶贫助学款,另外我联系了韩城两位企业家,他们看到报道后知道咱家的特殊情况,学杂费?

不足部由他们承担

梅:大婶,太感谢了,可我爸这情况明摆着,只能一个人去,捐款多余部分给其他困难同学吧。

学:昨天我收到南大录取通知书,我姐收到西安交大的,我就不去了,西安离咱近,我姐节假日可以回来缝补拆洗

义:这事先别急着定,咱再想办法,

梅:大婶!我爸总得我俩一个人管……

义:离开学还有半个月,或许能柳暗花明……听婶的话,不到万不得已,不走这条路,()

梅:学子,你去合疗把手续清理一下!

学:好()

梅:爸,你想吃点啥!

韩:你看着做就是了(见梅进屋,把十多天攒的安定片,倒了杯水,刚往嘴里放,被梅发现,扔掉手中热水瓶,打掉韩手中药)

梅:爸,()

韩:(吐出两片药)(默无语)

梅:(打电话)姑妈!快来下,(泣不成声)

学:(进屋)(惊呆)(抱住爸大哭1)(梅从床枕下翻出遗书看后给学)(切换镜头)

甲:老汉家哭声一片,出了啥事?

乙丙:快去看看?

丁:(紧迫三人)啥事呀???(进屋)

甲:到底咋回事?

梅:我爸喝…(众见地上药)

乙:谁惹他生这么大的气?

丙:这姐妹俩是出了名的好乖娃,咋能惹……

丁:有啥想不开的?

甲:好我的老哥呢!好糊涂呀!

丙:(从学手拿一遗书看)“只有我走了,才不会拖离你俩……”

乙:(旁白)真是天测之风雨

丁:(旁白)黄连树上另苦胆——苦上加苦?

甲:老哥呀!你走了就不拖离娃了?这不是胡闹吗?

义:(急上)到底咋回事?

姑:(急上)梅子(抱住韩大哭)你好糊涂?

乙:要不是梅子发现的及时,创下大乱子了……

义:韩兄,你咋钻起牛角尖,天底下没有翻不过的坎,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出台了多少好的政策,绝不让一个孩子升不了学……

甲:不是么,支书整天奔走呼号,想方设法寻求解决办法,退一万步讲……你也……

乙:要不是现在的政策好,有合疗保险,对特殊困难家庭有补助,光医疗费这项就把人压跨了,还有啥想不开的。

姑:老哥一辈子心小,起五更半夜班做豆腐,供孩子上学,硬是操劳过度,让他检查,他不去……哎!

梅:大婶!我仔细思量了这些日子,党的政策好,合谐社会好,乡亲们都好,我很感谢,可我爸……

乙:秃子头上的蚤,蝗禾着,她爸离不开入

义:自从记者的“姐弟怎圆大学梦”见报后各界人事纷纷来电关心,出谋划策,但愿能逢回路转……

丙:(旁白)这事是湿手抓白面,粘缠的很,群众献爱心,企业家慷慨解囊,社会爱心接力……就是解决不了眼下这……

姑:(背过)现在是一刻离不开人,心里的疙瘩没解开,说不定会弄出什么事来。丁:(旁白)不怕虎长三只眼,只怕人操两条心,他要一门心思?

寻短见,谁看得住……

乙:以后别给买安定片,反正他到不了医院1

姑:高支书就别再劳神费心了,大伙都尽心了,就这么多钱,费心了,要不是大家,一个也上不了,就让梅子留下!

丙:她姑说的有道理,千锤打锣,一锤定意……、

丁:就这么定了……除非有奇迹出现一·一

甲:(旁白)说句不中听的话,拉了弦的手榴弹——没人敢接手。(对姑)我知道你上有老下有小,腾不出手管老管,眼下只有华山一条路。

学:姑妈,让我留下,

梅:姑妈,让我留下,男娃学不到本领,婚姻大事难解决、

丙:梅子说的对,现在谈一个对象得花不少钱……

丁:就让你姐留下,你去上学

学:反正我不去,我姐付出的太多了,说啥……

姑:学子,听大家劝!

乙:离开学没几天了,支书把心尽了,我看没指望了……

义:接电话)太好了,我代表我们村,代表老韩一家感谢郭院长,雷老板……

乙:(拉甲丙丁指支书)别看咱高支书,是女流之辈,哪可是在鸟笼里的蚂蚁,门门道道多的很,八成是把问题解决了!

甲:高支书有能耐不假,主要是社会好了,啥事也就好办了!

丙:放到前三十年,再有能耐也没办法!

了:她是人大代表,结识人多……

乙: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咱韩城市新成立了幸福农村敬老院,郭院长同意免去一切入愿费用接纳老韩……

姑:得有专人护理呀

义:哪当然!全国优秀民营企业家,雷有德愿出资特护人员的一切费用……

大伙:太好了,心上一块石头落了地。

乙:真是想不到!

甲:就没敢想!

丙:咱和谐社会上的好事,多的想不过来……

丁;这回记者报道??写啥?

义:我看写“爱心助圆大学梦”好!

上一篇:抓重点
下一篇: 落 凤 沟
更多>>

站内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