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总编:郭珺执行总编 :姜柏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戏剧

戏剧

状告父母

2015-10-8   来自:韩城作协网   点击:919 

                                            状告父母

 

编剧:胡凌

 

故事概要:建军被四轮车撞成植物人,增冒为给儿子看病先后卖掉粮食,卖掉电视,卖掉棺板,卖掉牛,最后连房也卖了。当建军病愈出院后,却和父母对簿公堂,在法庭上,当父母声泪俱下的时候,建军主动撤诉,和好如初。

 

人物:增冒——建军之父,六十多岁。

秋芳——建军之母,六十多岁。

建军——增冒之子,四十岁。

启旺——建军的好友,四十岁。

(法官一人,大夫一人,群众若干)

 

1日外,(增冒在地里干活)

增冒:(接电话后撂下家具就跑)哎呀,建军,哎呀,咋弄下这事嘛。

2日里,(增冒进急救室)

增冒:(看着昏迷不醒,满脸是血的儿子)建军,建军,你看看,爸来啦。

3日里,秋芳:(哭着进急救室)建军,我是你妈,(几个人把秋芳拉着出了急救室)建军,你可不能撂下我不管啦,你要有个好歹,我和你爸的日子可咋过呀。

4日里,(急救室外头,增冒,启旺在旁边)

秋芳:(停住哭声)启旺,你没听说谁把建军撞成这样子。

启旺:我听三不听四的,说是一个拉石头的四轮车把建军撞啦。建军急着去买配件,车速就高。四轮车司机想多拉几趟,车速也不低,在后坡拐弯喔地方两个碰到一块啦。

秋芳:(埋怨的)常常给娃叮咛路上慢点,就是不听。

启旺:现在埋怨也不顶事,眼下就是凑钱先看病。

增冒:(着急的)照喔样说,这事怪不怪建军?

启旺:唉,事情已经到这时候啦,先不说怪谁,救人要紧,四轮车司机头上缝了好几针,胳膊也骨折啦。建军,唉,(掏出四百块钱递给秋芳)这钱你拿着,给我伙计凑个急。

秋芳:我替建军谢谢你了。

启旺:谢啥呀,谁没个磕磕绊绊,我和建军是钻一个被窝长大的。

秋芳:他爸,你在这招呼医院这一摊子,叫我回去寻钱。

增冒:唉,我前些时候住院把家里花的米光面净,又碰上这事,唉,钱是硬实东西,说没有真没有。

启旺:叔,婶,反正这病不看好,你两得有个思想准备。

秋芳:就是豁上老命也要把娃救过来,要不,我也活不成啦。

增冒:医院都下两次病危通知了,也催了两回让交钱咧。

秋芳:我回去看看,不行的话,先把咱两的棺板卖了,这钱能利索些。

增冒:没办法,只有走这步棋了。

5日外,(大巷里)

秋芳:(见一村民)兄弟,忙不忙?

村民:不忙,建军咋样啦?

秋芳:这几天还是忙着保命咧,弄上几千块钱交到医院就和消雪的一样。

村民:唉,现在嘛,一个学院,一个医院,一个法院就进不起。

秋芳:(难为的)兄弟,我,我。

村民:有啥话你就直说,只要我能办得到。

秋芳:(难为的)我想把我的电视机给你,你愿意给多少钱都行。

村民:哎呀,这倒算个啥事嘛,别说你给我一个电视机,就是啥也不给,邻居家有难,该帮忙也得帮忙。

秋芳:好我的兄弟,你这……你叫说啥好咧。

村民:我一会抽空去搬电视机,给你八百块钱。

秋芳:喔电视机是九四年的,还修过两次,根本值不了那么多钱。

村民:好啦,我说多少就是多少,你忙。

秋芳:(秋芳看着村民远去的身影,激动地)还是邻居好。

6日里,(增冒家,秋芳手托下巴在院子坐着,)

秋芳:(手机响)奥,粮食嘛,大概能有七千斤左右,对,那就好,不管咋说,就算给我把忙帮啦。

7日外,(秋芳在门口往外瞅,一村民过)大哥,你到吴斌门口把吴斌叫一下,他要我喔两头牛咧

村民:多少钱给他?

秋芳:两头牛是六千块钱,到这一刻就不说吃亏占便宜啦。没办法,建军在医院等着用钱。

村民:知道,(掏出钱递给秋芳)给,我身上有二百块先用着。

秋芳:不要,你妈还在床上躺着咧。

村民:拿着,我妈是老病啦,看你这人,谁家还不遇上个啥事的。

 8日里,(秋芳坐在沙发上发愣)

秋芳:(自言自语)他爸,医院是不是又催着让交钱咧。(着急的)咋办,不行就把咱两的棺板卖了。只要能把我娃的命保住,我就是死了裹一张烂席也能行。(沉思了一会猛然想起)对,岁毛他爷他奶还没有棺板,一副货少上二百块钱准能成。(急忙锁门出)

 

9日里,(医院里,建军依然昏迷,增冒低着头)

秋芳:(进门)他爸,(走到病床前)建军,你看我是你妈。(摇了摇建军)唉。

增冒:你给我的两千块钱没招住花就完啦,医院又催的让交钱了。

秋芳:,现在医院就是销金锅。只要一有病,又是查肝又是查肾,这排除,那排除,最后才看正经病,没办法嘛 

增冒:(迟疑了一会声音低沉的)秋芳,不行干脆回,不看啦,已经住了一个月了,也没见个动静。要是到最后弄个人财两空,咱的日子可咋过呀?

秋芳:(沉思了一会心情沉重的)再住一段时间吧,没钱我想办法。也许是上辈子亏欠建军的帐,这辈子该给他还啦。唉。

增冒:(心情沉重的)钱是人的胆,你又不会巴钱。

秋芳:给,六千块,交钱去。(增冒手有些颤)咱的棺板卖的钱。

增冒:我…….我有钱(松开秋芳的手,慢慢倒下,秋芳急忙扶起)

秋芳:(着急的)他爸,你咋啦,(一边说一边摇着增冒)你早上吃的啥饭?你可不敢半道添乱呀。

增冒:(睁开眼睛)我……我

秋芳:你咋啦?(边说边摸摸曾冒的头和身上)看你把人能急死。快说你咋啦。

增冒:(看着秋芳长出一口气,慢慢的说)今早上,医院又来催款,唉,我没有别的能耐,就…..就卖了点血,换了四百块钱先交了。

秋芳:(急得大喊)啊,你咋办这糊涂事,你不要命啦,咋,还想和建军争着去见阎王爷。咹。

增冒:(坚定地)只要阎王爷要我,我都愿意替建军去死。(稍停,深情的)他刚娶了媳妇,咱还没有个孙孙呀。

秋芳:(着急的埋怨)这我能不知道,你是他亲爸,我也不是后妈。我就是出去拿脸去蹭人家的热屁股,求婆婆告奶奶,也不要你去冒这么大的风险,听见了吗?

增冒:(看着秋芳)听见了,我听你的。

秋芳:(看着增冒)不管建军这次能恢复到啥程度,我不能没有你。

增冒:(看着秋芳)知道,我也不能没有你呀。上回我住院还不是你跑前跑后的,等我出院你一下子瘦了二十斤。

秋芳:两口子说那干啥,你把医院这摊子招呼好就行了,我回去弄钱。

10日里,(责任田地边)

秋芳:(在地边转来转去,又停下来看着成熟的庄稼)

启旺:(路过)秋芳嫂,建军这几天有没有啥起色?

秋芳:(心情沉重的)唉,还是老样子。

启旺:恐怕也花不少钱了吧?

秋芳:二十多万啦。

启旺“我那天见了四轮车司机,他也正在筹钱咧。媳妇刚做完宫外孕手术,车还是贷款刚买的。人常说倾家荡产,可这家里穷,也没家倾,也没产荡,拿不出钱,只好把四轮车先卖了。

秋芳:这我听说了,咱总不能逼他跳崖上吊吧。

启旺:再说,四轮车能卖多一点钱,也止不住心慌呀。

秋芳:我就不指望屁吹灯,是这,寻个茬口,把我这十几亩口粮地转包出去,便宜上二三百块钱也行,你看我不是急用钱咧。

11夜里,(秋芳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想着就哭起来。自言自语)养个孩子真不容易呀。 

镜头闪出建军小时候的画面(12——16场)

 

12,日里,秋芳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在转悠。

 

13日外,建军五岁病了,秋芳背着孩子往医院跑。

 

14夜里,十来岁的建军睡着了,秋芳在给孩子做鞋。

 

15日里,建军家,建军被警察带走,秋芳撵出大门,摔倒在大巷里。

 

 

16日外,(路上)

秋芳:(碰见村民)兄弟,你看建军都快四十的人啦,还没个媳妇,我急的整夜整夜睡不着,你看你喔亲戚有没有个差不多的女娃,给咱建军说上。

村民:建军有啥条件?

秋芳:(没好气的)他有啥条件,不听人劝,跟上社会上的混混偷鸡摸狗的,蹲了几年号子,回来老实啦。只要人家身体好,能干活就行,带个女娃也能考虑。

村民:(想了想)我媳妇的外甥女,前年男的出车祸死啦,我都给说了几个相啦,她思想一下子转不过弯,老哭着说不嫁,我回去问一下。

秋芳:还是兄弟离我心近,才替我操这份心。

 

镜头闪回

 

17日里,(秋芳家,启旺在坐着)

秋芳:你是中人,写个字据,我这院房子能卖三万元,我给你抽五千块钱中介费。

启旺:哎呀,我可不要你的钱,关键是你把房子卖了,以后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也没有,建军家媳妇又是喔样子,你在他家根本住不成。

秋芳:先不想那么多,听大夫说,从外国进口的一种药一支两千多,效果会好点。顶事不顶事我总得想办法尽心尽力,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就会百分之百的努力。

 

 

18夜里,(秋芳新家,半躺在床上发愣)

(门外声:秋芳姐,电话。)

秋芳:哎,三三(秋芳一骨碌爬起来出门) 

 

19夜,(三三家)

 

秋芳:(接电话)奥,增冒,啥事,半夜三更的。打搅三三睡觉。

增冒:今个有好事啦,哈哈。

秋芳:咱都栽倒屎盆子里边啦,臭的完完的,还有好事。唉。

增冒:(大声的)刚才建军眼睛睁开了,还叫了我一句爸,哈哈。

秋芳:(高兴地)真的,(撂下电话)啊,建军有救了。(撒腿就跑着出门)三三,我走了。

 

20日里,(秋芳新家)

秋芳:(高兴的边唱边收拾建军的衣服)这是他的裤子,上衣,(又找出来一件看看)奥,这是建军最爱穿的体恤,鞋,(都装进包包里自言自语)没新袜子,路过街上买一双。(收拾完后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从建军出事到现在,把我忙的都没照过镜子。(提上包出门) 

 

21日里,(医院病床上,建军半躺着个身子)

增冒:(给建军擦脸)哎呀,哎呀,总算清醒过来了。我喔心总算回到原位啦,这些时候一直在喉咙口咧。

建军:爸,今个是几号了?

增冒:八月二十三,你已经躺了三个月了。

建军:啊,光在床上就躺了三个月,我一点也不觉得。

增冒:哈哈,你只管昏迷睡觉,还能管了啥?哈哈

建军:我一天也不吃饭,那不知道饿不饿?

增冒:(给建军喂饭)好好吃,能吃就恢复的快些。

建军:奥,在床上睡了快三个月啦。(伸伸懒腰)

增冒:吃吧,(喂一口饭)只要你身体能恢复好,爸再累都能行。

秋芳:(提包包进门)建军,今个娃吃的咋像?

建军:今个吃的可不少,两碗汤,两个鸡腿,一个馍。

秋芳:(取出衣服)来,把衣服换上。

建军:妈,我这些时候躺在床上换衣服了没?

秋芳:瓜娃,越是病重越要勤换衣服,尤其是裤子,不勤换你就臭啦,哈哈。

建军:(边穿衣服边说)我就爱穿这件体恤。(秋芳递过镜子让建军照照)

秋芳:(对增冒说)娃吃完啦,该咱两吃饭去。(对建军说)你歇会,我和你爸吃饭去啦。(增冒秋芳出门)

 

 

 

22日外,(医院门外的石桌上)

增冒:今个咱吃啥?

秋芳:老三样,(说着取出馍和咸菜)给,吃吧,刚蒸出来的。(递给增冒一块咸菜)今个我在超市买的,快过期了,一块钱五袋。(两口子蹲在地上啃馍就咸菜,喝白开水的特写镜头)

增冒:今天吃馍特别香,我心情也特别好。(张大嘴咬一口馍)

秋芳:我也是,咱娃醒过来了,心里都轻松多了。吃完了叫我回去,再弄些钱。

增冒:再观察几天,病情稳定了就能回去,在家养着。 

 

23日外,(秋芳趴在增冒身边耳语)可不要瞎说,记住了没?

增冒:记住了,记住了。 

 

24日里,(增冒秋芳回到病房,假装高兴的)

建军:爸,妈,你们吃的啥饭?

秋芳:(擦了一下嘴)羊肉。他爸,今早上这家羊肉还真好吃。(假装擦了擦嘴)

增冒:奥。奥,好吃,比那天的羊肉糊卜好吃多啦。(擦了擦嘴)

建军:妈,中午我也吃羊肉胡卜,(稍停)不知道现在一碗多少钱?

秋芳:(支吾着)还是老价钱,大碗八块钱,我娃想吃就不管他多少钱也要吃。是这,一会妈给你端一大碗,泡两个大饼子。哈哈。(在建军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字幕,建军病好出院后,增冒秋芳因无房住,无地种,只好出去打工。 

 

25日外,(增冒和秋芳手提两个大包包,到外地去打工的特写镜头) 

 

26日里,(建军在家坐着,启旺进门)

建军:坐,坐。(递给启旺烟)伙计,这回我把你打搅的太啦,也把我爸我妈难为扎啦。

启旺:(抽着烟稍停)他两难为啥咧,你看,肇事司机赔了六万,村里筹了三万,合疗报了一万,明帐不怕算嘛。

建军:(眼瞪多大)我这回不知花了多少钱?我爸都把老院子的房子卖了。

启旺:不管花多花少,村民筹钱是以你受伤的名义筹的,走到天边,这钱也是你的。你想想。 

 

27夜里,(掌灯时分,建军家,启旺在座)

启旺:媳妇呢?

建军:唉,嫌我身体是这样子,再就是听说那三万元的事,回娘家了。

启旺:我看你把这事不抓紧,弄不好连媳妇也留不住。现在这世道,女人离婚就和脱双臭袜子一样容易。

建军:哎,那她不敢,我没和她离婚嘛。

启旺:看你在监狱把你蹲成瓜子啦,弄不好现在你媳妇正和别的男人亲嘴咧,你想让正常的人去过不正常的日子,难着咧。王宝钏寒窑十八年的黄历早看不成啦。

建军:奥,你说的也对。可我想了再想,没法子开口。

启旺:哎,我问你,你喔小日子过不过,都四十的人啦,连个接班人还没有,我都替你着急。再说,哪家的父母,不是没黑没明的为儿女操劳。

建军:(低头沉思)伙计,叫我再想想

 

28日里,(建军坐在家里晒太阳,启旺进门)

建军:今个没干活?

启旺:那宗活刚完,还没寻下好活咧。(说着用手捏捏建军的腿)

建军:哎呀,疼,(指指腿)里边有钢板咧。(指指胳膊)这里边也有钢板。

启旺:伙计,反正我总觉得那三万元应该是你的。不是我说咧,看你现在就这样子,要身体没身体,要钱没钱,哪头都不占,谁会跟你过日子。

建军:唉,没法说。(低头)

启旺:先把现钱抓到手,隔手的金子不如在手的铜。王八有钱出气粗,侄儿有钱不尿叔。只要有钱,爸也是好爸,娃也是好娃。你看着办吧,我是为你着想。 

 

29夜里,(建军睡觉,耳边不停地响着启旺的那句话)三万元是你的,三万元是你的。(大声)三万元是你的。(建军突然醒来坐起自言自语)闹了半天,他两口子不叫我媳妇插手,是想独吞这三万元。哼。

 

30夜里,(建军家)

建军:(建军在床上躺着)唉,现在这世道,只要一牵扯到钱,和谁都不行,哼,亲爸亲妈都想借我倒霉时发财咧,(翻了个身)心真黑。 

 

31日里,(建军家)

 

建军:(打电话)老不死的,我再叫你最后一句妈,你和我爸心也太黑啦,太狠啦,在路上走都不怕叫汽车压死你。(说完把电话猛的一甩) 

 

32日外,(大路上,增冒秋芳急急往回赶路) 

 

33日里,(建军家,增冒秋芳都在)

增冒:(生气的)建军,有啥话好好说,哪有娃骂他妈骂的那么难听的。

秋芳:(埋怨的)看娃咋啦,有啥难为事?

建军:(气呼呼的)你到十村八县打听一下,有没有老子趁娃住院发洋财的。

增冒:这话从那达说起嘛。

秋芳:发啥洋财,我也没听明白,看你在电话里把我骂得狗血喷头的。

建军:骂你,骂你都是轻的。咹,两个一对,啥货么?又想吃稠的,又想喝稀的。好事都让你两赶上啦。你的都没想想,我胳膊上腿上有钢板,还要打消炎针,吃消炎药。过一年后还要做手术取钢板。(越说越气)拿上四万元就跑,你就是跑到日本我也能把你找回来。

增冒:我和你妈不是跑,是没房子又没地,那总要吃饭嘛,就出去打工去啦。

建军:把四万元给我,你两再走。愿意走那走哪,没人管你。

秋芳:那来的四万元?

建军:(板着手指头)合疗报了一万,村里集资了三万。咋,我把帐算错啦?

增冒:光你看病就花了二十多万咧。

建军:(蛮有理的)是你两给人当爸当妈,光生娃就不养娃啦。娃有难处了,你们一点水也不想出,一点累也不想受,能给人说得过去嘛。

增冒:唉。我和你妈咋生下你这号娃。(抱着头不语)

建军:我这号娃咋啦,叫你把钱拿上跑,不要吭声就是好娃,是不是,没门。

秋芳:唉,(对着增冒)咋给人当娃就那么理直气壮,建军,我这辈子给人当妈当够了,从现在起我给你当娃当孙子,行不行?(哭声) 

字幕,建军一意孤行,一张诉状将增冒秋芳告上法庭。为了教育更多的人,法庭特设在建军的村子里。

 

34日里,(法庭上坐着双方代理人,法官,增冒,秋芳,建军,若干旁听村民)

法官:各位村民,因为这是场儿子告老子的官司,法庭首先进行民事调解。原告,请你陈述你的观点。

,建军:增冒秋芳是以我受伤的名义筹得三万元,应该归我所有。我的话完啦

法官:被告,请陈述你的观点。

增冒:这话没假,村子里的人是看在我增冒,为人老实巴交的份上,你百二,他八十,凑了三万元。我在这里谢谢乡亲们给我增冒帮这忙。可是在你受伤昏迷长达三个月的时间,我和你妈忙前忙后,操的什么心,下的什么苦,经历多少磨难,你能知道多少?

秋芳:建军,我的娃呀,我和你爸都是奔七十的人了。你住医院,整天吃的鸡汤,鸡蛋,狗肉,牛肉,牛奶。我和你爸啃了四个月的干馍,就的咸菜疙瘩。(哭着)

增冒:我快七十的人了,为了给你看病我背你妈去卖血。给你端屎端尿四个月,一晚上起来六七次,你爷在世我也没这样孝顺过他。

秋芳:(哭着)为给你看病,我把咱家的牛,口粮,电视机都卖了,连我和你爸的棺板也卖了。

增冒:听大夫说,外国的药效果好,可家里也没啥值钱东西可卖了。你妈硬是流着眼泪把咱家老院的房子卖了。

(建军抬起头看爸,看妈后又低下头,旁听群众骚动)

 

秋芳:(哭着)为救儿子,把我弄的无房住,无地种,老天爷啊,我做下啥对不起娃的事啦,把娃救活,叫娃把我告到法庭。(昏死,众人上去掐人中后又哭出声,擦干眼泪),你说,你那三万元都能买什么?(咬着牙,看着建军)能买房子能买地,能买电视买空调,能买到你妈我怀你十个月,喂你三年奶,养你四十年的恩情吗?你说。

建军:(悔恨的)妈,再别说啦。我不告你总能行吧。(稍停,大声的)妈,咱回家吧。(大哭)

秋芳:(铿锵有力的)从你生下来就没奶,到你上学,停学,在社会上混,进监狱,出监狱,说媳妇,出车祸。你说说,这四十年,我跟上你过了几天消停日子。(村民骚动起来,纷纷议论)

法官:原告建军,你还有啥话要说的。

建军:(低下头)法官,我错了。(走过去跪在父母面前)爸,妈,你打我吧。

秋芳:(稍停后扶起儿子)知错就好,我和你爸还能干的动,就不能闲着,出去打工挣钱给你继续看病。

建军:爸,妈,你打我吧。我糊涂。你打我吧。

增冒:(发抖着扶起建军)不打,只要我娃快快地恢复了就好。

秋芳:(摸摸建军的头,深情的说)舍不得打,亲不见怪嘛,你是我娃

法官:鉴于这是场儿子告老子的特殊官司,经合议庭合议认为,双方当事人态度都很主动,建军主动撤诉,为了体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建设和谐社会,法院全体工作人员集体赞助三万元,用来帮助增冒夫妇建新房。(掌声)

民政局:民政局拨出专项困难补助款两万元,用于增冒夫妇建新房。同时把建军列为特困户,每人每月补助二百元。(掌声)

增冒:建军,爸扶着你回家。

秋芳:慢点,叫我扶,娃胳膊里有钢板咧。

村民:(指着村头大喊)看,建军媳妇回来啦。

(法庭上响起长时间的掌声)

                                   剧终

更多>>

站内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