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总编:郭珺执行总编 :姜柏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散文

杀年猪

2019-1-21   来自:韩城作协网   点击:75 

 

杀年猪

丁继坤


伴随着越来越快的脚步声,春节近了。进入腊月,乡村年味显得越来越浓了。“穿新衣,戴新帽,放起鞭炮真热闹;宰年猪,蒸花馍,男女老少乐淘淘。”当小时候这首过年的儿歌响在耳旁时,有钱没钱,杀猪过年的场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在上世纪改革开放前,由于受计划经济的束缚,农民只能在“养鸡为换盐,养猪为过年”的日子里打发光景。人们一年到头吃白面的时候都十分有限,更不要奢想大鱼大肉了,只能把吃好穿好的希望寄托在过年过节了。那时候生产队每年让猪场喂几头猪,为的是解决社员过年吃肉的问题。但在那常年瓜菜代粮裹腹的艰难时期,人们连饭都吃不饱,更不要说用精饲料喂猪了,只能用红薯菜叶野草去喂。因为这些东西喂的猪长的都是虚膘,瘦肉多肥肉少,每头猪一年才能长到不足百斤重,所以杀的猪总是皮多肉少。

腊月二十过后,生产队就开始杀猪分肉了。分肉那天,大人小孩手拿盆子,聚集到队部,吵吵嚷嚷十分热闹。分到肉后,人们面带笑容,兴高采烈地回家去了。一会儿功夫,炒肉的香味溢满全村,随之过春节的年味越来越浓了……

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家家户户开始养猪。每到春节临近,宰年猪成为村民办年货中必不可少的一件大事。我村有个父子俩,是宰猪的把式,不论谁家有红白喜事或过年过节,如果需要宰猪,都会请他们。每年一进入腊月,屠夫们就忙碌起来,凡是宰年猪的需提前预约,整个日常排的满满的。

杀猪的前一天,主人就不给猪喂食了,为的是把猪宰杀后,肚肠里没有脏东西,便于清洗。那时,宰一头猪最少得用多半天时间,宰猪时间一般都是选在早晨。当冬日的晨曦呈现出鱼肚白色时,主人就起来把水倒入事前准备好的大锅里,然后用柴火烧开,等待屠夫的到来。屠夫到主家吃饱喝足后,手拿杀猪刀,在“猪羊猪羊你莫怪,你是世上一盘菜”的念叨声中,与几个小伙子把猪捉住压倒,屠夫手脚利索的用刀往猪脖子上一戳,伴随着猪的嚎叫,鲜红的猪血“突、突、突”的冒了出来。大人们用盆子放在下面去盛猪血。猪的挣扎和嚎叫声的越来越弱,直至动不了后,人们才把死猪抬起,开始开烫刮毛。

烧烫猪时水温的把控可是个技术活,水既不能太热也不能太凉。水烧开了会把猪皮烫熟,烧的温度不够,猪毛又拔不下来。猪身烫好后,屠夫用刀子在猪腿上割一个小口,用一根铁棍在猪身上四处去捅,然后弯下腰用嘴使劲去吹,吹的全身滚瓜溜圆后,再将小口用线绳扎紧。人们把死猪放在大锅里来回翻腾,边翻边用锤石捣猪毛,再用刀子仔细地去刮,直到把猪毛退完,刮得白白净净为止,然后抬到事前准备好的架子上开膛破肚。

架子的周围吸引了许多大人小孩,大人一边议论猪的肥瘦,能杀多少肉,一边家长里短的谝闲传;小孩子们在屠夫的跟前跑个不停,惹得屠夫用明晃晃的刀子假意吓唬:“再往前跑,看我敢不敢把你的小鸡鸡割了。”吓得孩子们直吐舌头,扮个鬼脸四处逃散。屠夫经过淘肝、取肺、挖板油等工序,便开始割猪尿泡,孩子们就七嘴八舌地嚷了起来:“伯,把尿泡给我。”这时是屠夫最有决定权的时候。他四周巡视了一下,把尿泡给了他最亲近的小侄子,其他孩子们便相跟着跑远了。猪宰完后,主人在院子中间摆放香案,磕头跪拜,用全猪敬献老天爷,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四季平安。献完老天爷后,主人近水楼台先得月,让屠夫先把猪肉割一点,迫不及待的放到锅里去炒。留足自己过年用的肉后,剩下的肉便分卖给了乡邻。一会儿锅里的肉炒熟了,香喷喷的肉味儿扑鼻而来,惹得人们垂涎欲滴。主人用炒好的肉臊子招待屠夫,吃完后给屠夫再拿二斤肉,作为宰猪的辛苦报酬,到此宰年猪告一段落。

如今家家户户宰年猪的事几乎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屠宰场把猪集中起来统一宰杀,宰猪也实现了电器化,宰一头猪只需要十几分钟时间就全部完成,既快捷又轻松,屠夫们也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改善和提高,过去只有在过年过节才能吃到的鸡鸭鱼肉,现已成为家常便饭,过年买肉到市场或超市任意挑选,宰猪过年再也不是人们所期盼的事情了。可我还是不合时宜地想起,那杀猪过年的热闹年月。

上一篇:狗万登录失败
下一篇: 家乡的年俗
更多>>

站内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