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总编:郭珺执行总编 :姜柏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散文

家乡的年俗

2019-1-21 ? 来自:韩城作协网 ? 点击:146?

?

家乡的年俗

康颖第

?

?阳历年刚刚过完,眼瞅着就是春节了。

?鞭炮在元旦喧腾,鼓声震天,灯花射溅!?旧年的雨水沁润着新年的茶瓣舒展开团团氤氲的香,弥漫喷吐段段扑鼻的叶草芬芳!

中国的旧历年九洲齐乐,普天同庆。华夏子孙,满堂喝彩。跪拜中,鸿福齐天;祈愿中,风调雨顺;来年又将是热烈激情奋斗之年!

? 老家的习俗,过了小年腊月二十三,便是归途之期。村口的裸干梧桐老树下早早就颤立着佝偻身形的双亲,老人在拐杖支撑下相互搀扶,露出一生劳苦磨难的粗筋瘦骨,花白的蓬发在风中凌乱飘舞。那望眼欲穿的凹陷眼袋皱纹里,有心头时刻惦记的儿女,也有枯燥乏味生活的开心果(亲蛋蛋孙子孙女),还有各自讨生活的本家及亲朋故友。儿女们大了的,在多时未探望的老父母家中阔谈。女儿多半是扯着男人和娃娃在大年初二这天奔向二十岁前熟悉的老地方,轻松地在残烛般父母的瘦弱怀抱撒个娇,但一定是报喜不报忧,爱意的谎言只求父母稳妥的心安。懂事、明理的姑爷一定会在这两天格外殷勤善良,作一幅低三下四惧怕贤妻的媚态,让妻子在老人跟前抖尽威风、抓尖要强。儿子的归属感是天生的传统老实,脑子里自觉地认为自己是家里的一分子或主人,妻子麻缠不归家就是挑战男权的底线。事实上,现在的社会,大多农村儿女是一个样的,反正都会撂下父母在城中或远方追逐打拼,这打拼有外美名曰:上班!孙子孙女也只在放假或年隙里回家调皮捣蛋一阵,稍大点的会觉得山里不好,寒酸清冷、信号网络差,屁股坐不热就嘟囔着嘴巴要离开,小人儿多半是顾及不到老头老太太那一整桌菜肴耗费了多少精神头和亲昵的暖爱。倒是那三四岁的小可爱反更惹人哭笑不得,只要嘴里有吃头,手里有玩具就能就着《熊出没》静静地安然呆上一整天,偶尔淘气生事中干嗷的佯哭,略作点逗乐的法子便能哄乐过来。从这点来说,碎娃倒比叛逆的少年更听话好管些。

父母的思念只在孩子们的归来时更加粘稠浓郁。平日里一个瞅着一个不顺眼的拌嘴争吵生事,也在娃们回家日子里退场。忙乱地准备着年关的繁杂琐事,致使往日清闲中的不安分有所收敛!一心一意盼望着儿女电话里回家日子的期限,老人们筹备着菜品吃食,各种油炸糕点,献爷花馍,还有去故去先辈坟上的果蔬酒料祭品,花烛香表,冥币炮仗等。未成家,少不更事的半大小子或女娃会在父母跟前精致的淘气叛逆,呕得大人牙根发痒,跺脚破骂。管是管不住的,就随他们在人色匆匆的慌张同龄中鬼混,打麻将,在游戏厅,歌厅酒吧挥洒完身上的那点原本就不多的钱就灰溜溜跑回家。没脑子的事在这个特别的年岁里发生,是能被理解和原谅的,毕竟心智和思想的不成熟,在大人们眼里是应该被原谅的。

除夕在农村称作“月尽”。这天的活路也是挺多的,要贴春联,挂红灯笼,安爷贴神位,立好香炉提前上香焚烧。守更坐夜是晚上的事了,妇女们多半是要看春节晚会准备次日的饺子葱馅和肉食菜品食材的;爷们在繁忙一年终了后,则会心安理得的聚在一起吹牛聊天搓麻将放松。大年初一,早起祭祀天地爷、财神爷、灶神爷、马王爷,碾盘、鸡窝、牲畜棚也是要在除夕下午贴黄表的,磕头焚表祭拜过就轮放鞭炮打醋烫了。打醋烫是有科学依据的,人住的地方,牲畜窝都要用食醋往烧红犁铧的生铁上滴洒些许,烫激出的气味有去除病菌防疫作用。选择生铁犁铧是因为生铁散热慢不会像其他铁戈器皿几处地方未操作完就凉透了。这项工作或许是摒除神鬼传统年俗里最有意义的事了,不过女人女孩们多半是不被允许参与这些祭祀活动的,包括饭后去祖先新过世的老人坟上焚烧冥币纸钱香表,供奉花烛香火酒类果品都是男人带着男孩子们参与祭拜。炮仗对于十几年前的小孩是有诱惑力的,现在的娃们多半是不再有热情早起候着放炮仗的,只有那些七八岁的捣蛋鬼男孩在成群结队响着鞭炮比赛谁的胆子大。我是打小玩着炮仗长大的孩子,好几次都差点把手炸了,有的鞭炮引线的眼子短而燃的急速,反应稍慢点一定是要吃苦头的。小时候也有像《红楼梦》里凤姐那样的假小子和男娃比着放炮仗,邻村就有个碎娃被哑炮把耳朵炸聋了。捈炮、摔炮小时候玩的最多,记得有种叫钻天猴的鞭炮最是有趣,点着发着声往天空钻,到能量消耗尽的高度随即一响四散,晚上放炮放花子最美,天空随即出现五颜六色的花朵光圈。

? 在这个旧历年的年俗里,我想了许多,最终决定要写写这个偏僻小村落的人儿,庄儿,年儿。希望这里在随后的一代两代人摆脱迁徙之前,留下点能让后人追忆的文字,更不枉这生我养我古老村庄的故乡。

上一篇:狗万登录失败
下一篇: 姑姑
更多>>

站内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