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总编:郭珺执行总编 :姜柏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评论

一部力透民族灵魂的文学巨着 ——再读《白鹿原》有感

2017-6-8   来自:韩城作协网   点击:620 

 一部力透民族灵魂的文学巨着

 

——再读《白鹿原》有感

 

马萌

《白鹿原》是恩师陈忠实先生的扛鼎之作,这篇大作奠定了的当代文坛巨匠地位。有文学评论家认为,此作是一个民族的秘史。我以为,仅此一部,先生的作家生涯就可称圆满了。

二十多年前,在《白鹿原》刚刚出版时,我就拜读过,当时只是仰慕先生的大名,先生是陕西本土作家。十年前,曾再次阅读,当时我已是先生的学生,读过之后曾即兴撰写过一篇读后感《<白鹿原>的历史叙事》,《中煤地质报》及作家协会网站曾予以刊发,在文学小圈子里引起过轰动。当时有文学同行说我狂妄自大,怎么连陈主席的作品都敢枉加评议。我认为,写一点自己读后的感受总是可以的吧。

而今,在先生去世一周年之后,我觉得很有必要捧起大作再读一番。文学作品每读一遍感受是不同的,《白鹿原》是部经得起时间考验,可以一读再读的好小说。《白鹿原》的结构非常古典,它汲取了中国本土古典名着的优秀成果,故事惊心动魄,场景宏大,气势恢宏,几乎跨越了中国近代史。它以关中大地普通人的生活为主线,刻画了一系列鲜明的中国人,真可谓深刻的反思了中国人的人性,具有世界性。我觉得,如果翻译得当,这本书是最当之无愧去申领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据说,沈从文曾经获奖,只因去世没能领奖,沈从文的作品具备世界性,是因为他的笔下也写出了中国人的性格,写出了湘西凤凰城的民族性。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我读过中国本土作家的作品,也读过外国如俄国作家契科夫、法国作家莫泊桑、前苏联作家高尔基的文学巨着。我认为,外国作品自有其好处,尤其是现代小说,不是国内的现代作家可以比肩的。但不能说中国近代的作品就不好。尽管先生的小说问世以来存在这样那样的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长篇小说《白鹿原》是有力量的,它超越了简单的意识形态问题,从伦理错位、时间洪流中揭示乡村的发展历程,是非常有意义的。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这是托尔斯泰说的,我觉得,写出了自己民族“秘史”的小说家,都是好作家。二月河和陈忠实两位先生是对红楼梦学习最为成功的中国作家。我不觉得《白鹿原》比《红楼梦》差。

先生当初创作《白鹿原》前就暗下决心,如果不能成功就改行去养鸡,一定要把这本书当作将来垫枕头的作品,换言之就是,一名小说家总要写点自己都觉得好的作。《白鹿原》的结构布局具有古典美,说它结构古典,是因为先生通读了红楼梦,引用了《红楼梦》的结构特点:每一章节开头都把结果交代给读者,然后一步步的去解释这个结果,比如《白鹿原》的第一句是: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然后,就把原因和每个老婆一一道来。还有个章节第一句是:黑娃是收秋时回到原上的,回来时,还带了个女人。然后,又一一道来,黑娃这么久都去哪儿了,经历了什么……这样的结构非常吸引人,也把全书贯穿起来了。

至于有人认为先生笔下的田小娥是个生活作风糜烂、乱七八糟的女人,是败坏村风民风的始作俑者。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究其本质,她是封建礼教的受害者、牺牲品,是千千万万受封建礼教迫害妇女的代表。正如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所揭示的家族制度和封建礼教的弊害,进而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封建主义吃人。田小娥是被封建礼教吃掉的,吃掉之后焚骨扬灰,在镇妖塔下永世不得托生。

 

更多>>

站内公告